文(duanzi)手/APH/全职/DRRR/唱见
世界中心ぐるたみん
主推:mafutin 叶黄 米英
最近沉迷野良神
头像是奏哥给的!!!!
谢谢各位看官的关注!

倒数(part23)

在第二十四次做那个梦之后,赤ティン打算做点什么。
他穿好衣服,走出家门。
“哎呀,屠龙使大人,这么晚了是要上哪去啊?”喝到半夜的醉汉倚着树口齿不清地高喊。
赤ティン没有回答,匆匆从他身边走过。
他要去找回自己丢失的“某物”。
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丢失了什么,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
但他总是觉得,只要找到了那个东西,一切问题都会得到解答。
其实,等到天亮再去找也没事吧。
但赤ティン不想再等了。
万一就晚了那么一步,和那个东西失之交臂怎么办呢。
他不想再失去了。

前半夜的雪刚停,空气干冷并带着清新好闻的味道。
没有风,赤ティン搓了搓手,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进。
偶尔有乌鸦拍打翅膀的声音。
赤ティン身披繁星,行走在无边的夜色里。
他凭着直觉头也不回地往前走,跨过树根,穿过荆棘,翻越丘陵,脚步一刻也不曾停下。他像是被什么驱赶着一样急匆匆地前进。
就算知道结局可能是痛苦是失望是铺天盖地的悲伤,他还是要去,一定要去。
白茫茫的雪地里,只有赤ティン一个人的脚印孤单地向远处延伸。

被白雪覆盖的树枝上栖着的猫头鹰望着少年的背影——明明快要被沉重的命运压倒,却执拗地要独自一人扛起所有的落寞,朝飘渺的希望迈进的背影。
时间在这个夜晚被抽丝剥茧,无限伸长延缓。世界仿佛同这场雪一起冻结,晶莹剔透犹如永眠一般的时空里,只有赤ティン在静止的时间中前行。

他突然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曾几何时,他也这样坚定地一往无前过。
他穿行于清晨的森林里,穿行于夜晚的街巷间,穿行于末日的深海中。
那时他心里充满快乐、期盼、自信。他也曾经感受过悲伤、悔恨、痛苦。但他从未失去希望。
现在也没有。
只是那时,他似乎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渐渐明晰,在等待着他去拯救。

赤ティン停下脚步。
眼前是一片湖,他常去钓鱼的地方。
由于冬天的缘故,湖面结了厚厚一层冰,在银色的月华下泛着丝丝缕缕的蓝色光芒。
赤ティン不由自主地走过去,抬脚踩上冰面。
一步、一步,厚底靴踏在冰面上发出细微的“咯哩”声。
他谨慎而决绝地走着,离岸边越来越远。
然后,他到达了湖面的中央。
他缓慢地弯下腰,曲起膝盖,轻轻跪了下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但他已经做了。他张开先前一时不自觉握拳的手,略微汗湿的掌心小心翼翼地贴上,脸也凑近去。

冰凉的气息掠过他的睫毛,落入他的眼中。

冰面下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按道理,多少也能望见冰面下水流产生的气泡或者几条小鱼,但冰面下什么都没有。似乎是整片湖都被完全冻成了冰块。只是下了一场雪而已,根本不可能到达这种地步。
久违的异常让赤ティン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
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自己要找的东西就在这里。

说起来,今天是满月呢。

赤ティン抽出随身携带的短刀,抬手往冰面砸去。
冻得相当结实的冰面受到冲击,崩出零星几个冰碴。赤ティン把刀握得更紧些,对准一个地方又砸了好几次,总算是弄出了一个缝隙。他把短刀插进去,撬出一块冰,扔到旁边。然后再举刀对准冰面的凹陷继续砸…
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赤ティン的进程很慢。空旷而寂静的夜空下,只有金属和冰面相碰的声音单调地回响。由于不断地发力,身上沁出一层薄汗。偶尔有丝缕冰凉的空气从领口溜进,于是赤ティン就打个激灵。

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赤ティン的脑中重复着同一句话,手中的短刀一刻不停地砸向冰面,将冰层撬开。
冰面上的小缝隙现在变成了一个直径约有两米的浅坑。
已经可以隐约看见,在冰面之下,有一个模糊的轮廓。
赤ティン加快了速度,想要看清底下的东西。

是那个吗?是那个吧。
赤ティン似乎隐隐知道那是什么,却又说不出。紧张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只好张开嘴呼吸。
一团团白雾自他口中吐出,消散在午夜的空气里。

冻僵的双手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虎口和十指被震裂了。先前还因为寒冷而刺痛的双手,现在却麻木得没有任何感觉。
更奇怪的是,随着冰坑的深入,赤ティン居然落下泪来。
眼泪无法抑制地夺眶而出,他只能不时地用袖子将其抹去,才能保持视野的清晰。
透明的泪水和指尖流出的鲜血滴下来,砸在坑底。

恍惚间,零碎的记忆复苏于脑海。

——浩瀚无垠的宇宙和璀璨瑰丽的星河。
——如血一般的残阳和通红一片的火烧云。
——某人云淡风轻又无比耀眼的笑容。

这些都是他曾经见过的光景。

突然,手下传来异样的触感。
短刀似乎敲穿了什么。
——冰层下面是空的。
赤ティン的心骤然狂跳,手忙脚乱地差点弄掉刀子。他迅速除掉眼前最后的障碍。

然后
他看到了。

——一个少年。

珍珠白的短发。
没有血色的苍白面容。
纯洁的雪白长袍。

他的双手交叉于胸前,脸上有一抹虔诚的微笑。

像是在向神明祈祷。

有什么东西,在那个瞬间如洪水一般冲垮了赤ティン竭力保持着的最后一丝冷静。
颤抖从心脏一直蔓延到身体的每个地方。
他几乎要忘记呼吸了。
眼泪肆无忌惮地从身体最深处涌了出来。

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把少年冰冷的身体拥入怀中。

他最终还是找到他了。

可惜为时已晚。

“对不起啊…”
“まふ…”
TBC

喜欢be的各位可以到这里就结束啦,要看he的大家还需要再等一下下哦。
谢谢你们。

评论
热度(17)

© 音域崩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