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duanzi)手/APH/全职/DRRR/唱见
世界中心ぐるたみん
主推:mafutin 叶黄 米英 💙大宫sk💛
最近沉迷野良神
头像是奏哥给的!!!!
谢谢各位看官的关注!

婚礼

今天是阿尔弗雷德的婚礼。

他是小镇有名的钟表匠。

新娘是个金发碧眼的美人,会板着脸教训阿尔弗雷德,害羞时会脸红。

阿尔弗雷德是个放浪不羁的人,不过这已经是以前的事了。

现在他被他的新娘管得服服帖帖。

 

“嘿!说你呢!站住!”

和亚瑟的相遇是在夏天。当时亚瑟正在追一个小偷,碰巧阿尔弗雷德在那儿,碰巧他顺手解决了小偷,碰巧亚瑟和他说谢谢。

碰巧他爱上了他。

亚瑟是小镇的巡警,阿尔弗雷德每天都能看到他一丝不苟地穿着警服的身影从钟表铺前经过,于是心也被带着走了。

亚瑟有着浅金色的短发,脑后的发丝不听话地翘起,和总是很严肃的表情形成了一种效果微妙的对比。亚瑟的五官很端正,皮肤很白,身材称得上瘦削。亚瑟的眼睛是祖母绿的颜色,很美,像毫无杂质的宝石,又像承载了一片无边的森林。和亚瑟对视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总感觉自己在向下跌落,掉进那片神秘而吸引人的森林里。

他渐渐和亚瑟熟识起来。

春天,亚瑟站在正对店门的那个长有樱花树的十字路口,风吹过来,粉红色的花雨落下在他身上。

夏天,亚瑟在交班时来店里乘凉,一边抱怨着炎热的天气一边啜着阿尔弗雷德递过去的冰镇汽水。衬衫解开了上面两个扣子,精致的锁骨很是惹眼。

秋天,亚瑟把外套抱在手中,长袖衬衫的袖子卷起恰到好处地露出手肘,纤细的手腕上戴了黑色的腕表,到店里和阿尔弗雷德分享对街点心店新推出的季节限定南瓜蒙布朗。

冬天,亚瑟裹着厚厚的围巾站在路灯下,鼻尖被冻得发红,橘黄的灯光在他的周身描绘出一圈毛茸茸的轮廓,使他看上去有种柔软的触感。他口中呼出的热气变成一团白烟,最终消散在空气里。

晴天,亚瑟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天空蔚蓝得像要倾倒下来。亚瑟祖母绿色的眸子在这热烈宽广的阳光下流露出流云般氤氲的浅金色色彩,温柔得像要滴出水。而阿尔弗雷德在与他视线交汇时,却犹如中了一枪,摇摇晃晃几乎被击倒在地。

雨天,亚瑟冲出雨幕跑进阿尔弗雷德店里避雨,衬衫沾了水粘在身上隐约看得见肌肤,他的发梢带了几滴晶莹的雨水,落进领口的一瞬间冷得一激灵的模样可爱极了。一滴雨水从他的刘海沿着眉骨顺着鼻梁流了下来。

他们交往的事整个小镇都知道。几乎所有人都讶异一个巡警居然能把这个出了名的浪货管得服服帖帖。

阿尔弗雷德爱亚瑟的一切。

他爱他的金发,爱他的双眸,爱他走路的姿势,爱他偶尔展露的有些腼腆的笑容,爱他板着脸思考事情的样子,爱他害羞时通红的脸,爱他总是口不对心,爱他的一举一动。

 

“阿尔?准备得怎么样?”

金发碧眼的新娘进房看他,阿尔弗雷德站起来,笑着揽过新娘的腰。

“哦亲爱的,你今天美极了。”

新娘回以一个笑容,在镜子前戴耳环。

这是他的新娘,罗莎。

 

亚瑟是个非常正义的人。

正义到不把自己的命当命。

那天下午,他跳进河里,用尽全部力气把落水的小孩推上岸。

可他忘了自己不会游泳。

当阿尔弗雷德赶到时,亚瑟安静地躺在那里。仿佛有人抽走了空气,阿尔弗雷德听不见任何声音。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抱住亚瑟的,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哭泣。他只知道,怀里的人再也不能红着脸让他在别人多的地方做这种事了。

所有人都来安慰阿尔弗雷德,他们猜测他受了很大的打击。

可他们发现这家伙好得出人意料。

他像以前那样流连于各大聚会和酒吧,甚至比以前更加频繁地约女孩。

一切都像从未发生过。

亚瑟似乎不曾存在于阿尔弗雷德的世界里。

 

那天,阿尔弗雷德和不知第几任女友分手。然后翻出了近期女伴们的照片。

布兰奇,金发碧眼。

卡瑞娜,金发碧眼。

凯茜,金发碧眼。

安娜,芭芭拉,克里斯,达芙妮,艾玛,桃瑞斯,吉娜,艾尔莎,海伦,尤杜拉,乔,朱蒂,凯瑟琳……

全是金发碧眼。

阿尔弗雷德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忘了他。

可他错了。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都像他,可都不是他。

 

阿尔弗雷德的新娘叫罗莎。

她是个金发碧眼的美人,会板着脸教训阿尔弗雷德,害羞时会脸红。

阿尔弗雷德是小镇有名的钟表匠。

他曾是个放浪不羁的人。

现在他被他的新娘管得服服帖帖。

今天是阿尔弗雷德的婚礼。

 

“你怎么哭了?”

阿尔弗雷德回过神,自己的新娘正帮他擦拭着眼角。他把手放在新娘子头上揉了揉,轻轻吐出一口气。

“没什么。”他说。

“只是,想起了一个,许久未见的故人。”


评论(11)
热度(27)

© 音域崩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