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duanzi)手/APH/全职/DRRR/唱见
世界中心ぐるたみん
主推:mafutin 叶黄 米英
最近沉迷野良神
头像是奏哥给的!!!!
谢谢各位看官的关注!

火锅

见一睁开双眼,睡意仍旧挥之不去。

他翻了个身,手伸到枕边摸出手机。解锁。意料之中的没有新信息和未接来电。

坐起来,赤脚把空的啤酒罐踢向昏暗的角落,衣服和被子裹成一团堆在床上。下午四点的夕阳从窗外斜照进来,金色的光晕使他的脸更有立体感,纤细的影子投射在墙上,被拉扯变长而看不出形状。

肚子有点饿…                                          

见一打开冰箱,除了啤酒之外空无一物。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将近三天没正经进食了。好不容易翻出一包快过期的饼干,他撕开外层蒙有灰尘的塑料纸,将饼干叼在嘴里。

楼下的噪声络绎不绝。汽车启动或鸣笛的声音,人们高声交谈,小孩子尖声大叫着嬉戏打闹。与往日不同的气氛像在提醒着他些什么。

说起来,今天好像是大年三十来着。

见一翻了个白眼。他不觉得这个节日有什么特殊的,因为没人会陪他庆祝。他也并没有在期待些什么,这又不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过年。

走过去关上窗,用耳机塞住耳朵,打开psp,盘腿席地而坐。见一把自己和欢快的外界隔绝开来。

 

大概过了有一个多小时,见一终于抬起脑袋。天色早已迫不及待地暗了下来。他站起来伸展一下手脚,脖颈因为长时间低头而酸痛不已,久坐导致的低血糖使他感到一阵眩晕。正想去开灯,随手丢在床头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

“喂?”

“怎么现在才接电话?”

对方的声音透着明显的不悦,听得出电话那头相当热闹。见一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故意把语调拖长到那人最厌烦的状态:

“怎么?想我啦?”

“…你现在在哪?”

“家里。”

“来我家过年吧。”

“…啥?”

见一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等你开饭。”对方没等他的回答就挂断了电话,用的还是肯定句。一副不容拒绝的态度。

见一愣愣地听着听筒里传出的忙音,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瞟了屏幕一眼——

11个未接来电,展希希。

 

一直到按响了展正希家的门铃,见一才觉得自己提着水果杵在别人家门口的样子似乎有点傻。

门开了。

展正希的妹妹把头探了出来。

“新…新年好。”见一唯一记得的拜年用语派上用场。

“新年好新年好。”女孩笑眯眯地接过他手中的东西侧身让他进屋,“哥哥在厨房呢,你去找他不?”

见一在玄关换上女孩为他准备的棉拖鞋,熟门熟路地走向厨房。然后——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厨房里,展正希穿着粉红色的小熊围裙,手握菜刀,一脸凶样地和水池里的龙虾大眼瞪小眼。准备台上的土豆皮、鸡蛋壳、还有带血水的排骨……惨烈得活像伊拉克前线战场。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居然在做饭啊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可千万别把厨房炸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见一笑得蹲在地上。

展正希把菜刀“咚”一声插在砧板上,只觉得太阳穴的青筋随着那家伙肆无忌惮的笑声不断爆起。

“给我滚过来帮忙。”

“哇,这么凶。”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见一还是过去,拔出菜刀把白萝卜剁成块,“难度系数这么高的菜,和自己过不去么?”

展正希用布包住手,把龙虾的头拧下来,“那小鬼说想吃龙虾。”

“你应付不过来所以找我当帮手?”见一装作毫不在意地问道。

展正希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你这家伙一向照顾不好自己,最近肯定没按时吃饭。”

 

三个人围着暖桌坐下,电视里春节联欢晚会刚开播没多久。沸腾的火锅冒出带着诱人香味的热气,夹杂着空气中水仙花的芬芳扑面而来,房间里的温度似乎升高了几分。

展正希的妹妹一面吐槽无聊小品设置的诡异笑点一面往展正希碗里夹菜。展正希皱着眉头看碗里堆成小山的食物,趁妹妹不注意的时候飞快地夹出几片羊肉丢给见一,后者就心领神会地吃下去。

火锅这东西没什么技术水平,说白了就是乱炖。可见一吃了这么多年火锅还是头一回觉得这玩意儿美味。

展希希手艺有这么好?见一咀嚼着微甜的龙虾肉暗自思索。

女孩拿着漏勺捞丸子,自言自语:“都说了嘛,火锅这种东西就是要人多才好吃啊…喏,给你。”一个鱼丸落进见一碗里,微微冒出热气。

人多…么?

见一端起碗半遮住脸,露出笑容。

“我吃饱啦。”女孩放下筷子进房和闺蜜煲电话粥。展正希开了一瓶啤酒,见一打趣他:

“不怕妹妹看见影响你的好哥哥形象?”

展正希对着瓶嘴喝了一口:“你不要?”

“喝喝喝当然喝。”见一探出身劈手夺过瓶子就灌。冰凉的液体滑进胃里,气泡在食道里爆裂的微妙感觉让人不由得微微战栗。

“最后一个丸子,你要么。”

“随便。”见一耸耸肩。

于是展正希夹起丸子塞进见一口中。

他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嚼着,方才吐出两个字:“…谢谢。”

然而他的内心却远比他的表情来的不淡定。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展希希他喂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个笨蛋啊啊啊啊啊好高兴好高兴好高兴咿咿咿世界美好感谢上帝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展希希希希希希希希希希希希希希希希——

展正希看着对方的脸部肌肉不自然地抽动了几下,疑惑地发问:“烫到了?”

“不,没事。”

 

这是第一次和他过年吧?

开心。

 

展正希瞥见了那家伙的侧脸,有点在意。

那个人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外套丢在一边,圆领套头衫露出如雕刻一般精致的锁骨,皮肤似乎比女生还要白皙。不知是因为在室内呆久了还是酒精的缘故,两颊泛着一丝浅淡的红晕。他的目光直视前方,嘴角带着微笑。

…有点好看啊,那个人。

离沙发越近,看得越清楚。

10

他手表上的秒针一圈一圈转动着

9

深呼吸的时候,他的胸膛上下起伏

8

食指轻轻弹着酒瓶的瓶身

7

吞咽时微微活动的喉结

6

电视里变换的画面映入他眼中,使他的双瞳看上去如万花筒一般

5

发红的耳垂看上去很柔软的样子

4

眨眼时忽闪的睫毛扇出细碎的风

3

呼出的气息带着温度和淡淡的酒精气息

2

轻启的嫣红双唇湿润而泛着光泽

1

看得见舌尖,是在说话么?听不见呢。

0

 

展正希亲吻了见一。

就这么简单。

可这件简单的事,却让两人的大脑同时当机。

见一感到了一丝不解和措手不及,向后倒去。大脑一团乱麻无法思考索性什么都不去想,他伸手回搂住展正希的脖颈。对方紧紧将他圈在怀里,力气之大像是要把他的名字刻在心上。

“你居然吻我了耶。”

见一故意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掩饰方才惊慌的自己,绯红的双颊却出卖了他。

“少罗嗦。”展正希移开目光,任人揉乱自己的头发。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

“新年快乐,我爱你。”

“嗯,新年快乐。”展正希停顿了一下,“我也爱你。”


评论(3)
热度(25)

© 音域崩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