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duanzi)手/APH/全职/DRRR/唱见
世界中心ぐるたみん
主推:mafutin 叶黄 米英 💙大宫sk💛
最近沉迷野良神
头像是奏哥给的!!!!
谢谢各位看官的关注!

流れ星

亚瑟柯克兰独自待在天文台。

他看看表。时间才过去了十几分钟,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他坐立难安地在房间里兜兜转转,再次检查过所有仪器,打开电脑,再度确认时间。

【据预测,将在09:15出现日全食】


这是亚瑟第五次见到他。

大半夜来便利店的人并不多,待一整晚的就更少。亚瑟很难不去注意他。

青年看上去与他年纪相仿,一头耀眼的金色短发,黑框眼镜后面是一双清澈的海蓝色眸子。

青年每次都在十一点光顾,买一杯一美元即可无限续杯的廉价黑咖啡,在靠窗的倒二个位置坐到五点才离开。

他毫无疑问是个外向的人,第一次见面时他们聊了很久——说是聊天,其实只是青年单方面一个劲地说而已。

亚瑟并不喜欢和陌生人交谈,出于礼貌偶尔会应答一下。更多的时候他们沉默地做自己的事。青年有时候看书,有时候玩手机,有时什么也不干,盯着窗外的夜色发呆。

亚瑟不知道青年是做什么的。青年从不说自己的事。亚瑟多少有点在意,却也不去问。


11点。

亚瑟瞥见了青年的背影。但他并未像往常一样大步流星地跨进店门,而是在门口来回走动。隔着店门隐约可以听见一些声响,或许在和谁打电话。

又过了一会儿,青年挂掉电话,将手机卡拆下来掰断,连同手机一起丢进垃圾桶里。

亚瑟有点惊讶,但青年像没感觉有什么不妥一样,神情自若地走了进来。他两手抄在口袋里,在吧台前站了一会儿,却什么都没点就走到了老位置坐下。

亚瑟当然不会主动去问他需要些什么,只是暗自奇怪这人今天居然没有和他说话。

亚瑟像往常一样,先清点了今天的收入,整理收据,将货架上缺的货补上,再列出需要进购的商品清单,并确认是否有顾客的预约需要处理。做完这些事已经快三点了。亚瑟泡了壶茶,纠结再三后还是多倒出一杯给青年端了过去。

青年没有在睡觉,这么长时间他一直盯着窗外,连姿势都没变过。注意到有人走来,他抬起眼看向亚瑟。

“我请客。”亚瑟在他边上坐下。这时他第一次主动开口。

“谢谢你,伙计。”青年端起茶喝了一口。

亚瑟抿着嘴思考了一会儿,问:“你喜欢天文吗?”

“不,”青年疑惑地歪着头,“为什么这么问?”

“你的表,”亚瑟磕磕绊绊地说了一个奢侈品的名字,“是星球系列的。”

那只表品质上乘,做工精致,深蓝的表盘中嵌着九个颜色大小各不相同的宝石,点缀出九大行星的样子。

青年闻言,若有所思地看看表。“这样啊,我不太清楚,这是朋友送的。”

他抬头,“你喜欢天文?”

“天文系,大三。”

“打工到这个点,白天来得及上课吗?”青年很自然地发问。

“我的课排在下午,而且我家里这很近。”

“一个人住。”

“嗯。”亚瑟喝茶,话题不像聊完了的样子,却没再听见回答。

……这停顿久得有点可怕啊。

他转过头,正对上青年满怀希望的闪亮视线,不由得向后靠了靠。

“我可以和你一起住吗?”青年满怀希望地发出请求。

亚瑟一愣。

这么电视剧的桥段?

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青年先他一步,飞快地摘下腕表塞进亚瑟手里:“你喜欢这个表对吗?我现在没有钱,先用这个抵押,能让我和你住一段时间吗?”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亚瑟有一大堆问题想问,脱口而出的却是最无厘头的那个。

“你失业了?”

“算这么回事吧!”青年毫不掩饰,“所以,能收留我吗?”

不知为什么,青年的眼神让亚瑟联想到了大型犬——写着“我很好养”四个大字。

拒绝的话突然说不出口了。

“……你……是不是犯了什么事?”

“没有!罪犯可能在同一家便利店同一个时间待这么多天吗?”

“哦……”亚瑟其实也只是随便问问,他没觉得这家伙是罪犯,至少看上去不像,“我家很小的,如果你能接受的话。”

“当然!太感谢你了!”

青年开心得脸上快放出光来,一把抓住亚瑟的手,后者不得不再次转回视线。

“我叫阿尔弗雷德。”青年笑嘻嘻地说。


亚瑟没有撒谎,他家真的很小。最大的房间里摆满了各种专业的天文观测仪器,当作卧室的小房间里却连一张床都没有,不过阿尔弗雷德并不在意。卧室的天花板上有一扇巨大的窗户,躺在那下面睁眼便能望见天空。

“这是原来就有的吗?”阿尔弗雷德有点惊讶。

“不是,我找人做的。”

“可是,如果有什么东西砸下来的话挺危险的吧?”阿尔弗雷德看看明显没经过什么设计的简陋旧居,“建筑师应该不会建议这么做。”

“我爸妈来看我的时候也这么说,还因为买太多设备被骂了。”亚瑟笑了笑。

“家长不支持吗?天文方面的爱好。”

“嗯。”亚瑟眯起眼仰头望着窗子,“不过我还是想弄,就做了。”

“这么任性的吗?”

 “这有什么。”亚瑟一脸平常,“只要自己想清楚了,确定接下去要做的事情以后不会后悔,就随自己的心意走下去就好了。不要让别人的意见阻碍你的脚步啊。”

阿尔弗雷德一愣,接着笑了。

“……真自由啊。”


他们花了一个春天的时间来习惯同居生活。

亚瑟白天要补觉,下午要上课,阿尔弗雷德不知出去干嘛,基本上见不到他人;晚上亚瑟出去打工,阿尔弗雷德也不会跟着。两个人的生活并不同步,所以避免了很多本来有可能出现的矛盾。

但亚瑟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失业人士怎么会有一种与生俱来般的少爷习气。说是娇生惯养好像也算不上,大概是属于“不知道世界上有家务活的存在”那种类型。 亚瑟运用各种方法,最终还是成功让阿尔弗雷德适应了起床后要叠被子的生活。

亚瑟对阿尔弗雷德的事多少还是有点好奇的,但阿尔弗雷德不说他也不会去问。有时候亚瑟也觉得自己实在是疯狂——居然这么轻易就和一个只见过几次、了解仅局限于名字的人同居了。


窗边挤满了叽叽喳喳的姑娘,神情激动地讨论着。

“什么日子?”刚进教室的亚瑟问。

“隔壁数学系新来了个教授,大我们两岁。”前桌的男生转过头。

“这怎么了?”亚瑟不屑道。

“天知道,不过比起那一堆糟老头可好太多了不是吗?据说是个小帅哥哦,用那些姑娘们的话讲,‘他的蓝眼睛里有个银河系’!”

一直不以为意的亚瑟却是顿了一下。

“……应该不可能吧。”

他嘟囔着,打算去洗个手。这时,姑娘堆里冒出一句“他上来了”。接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夹带着小声的欢呼逼近他的背后。亚瑟还没来得及躲闪便被挤出教室,好不容易才没让自己摔倒。

“嘿!”

抱怨的话语刚到嘴边,忽然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亚瑟抬起头,然后他看到宇宙。

——他的蓝眼睛里有个银河系!

谁说的这话,亚瑟心想。也太恰当了吧。

“真巧啊亚蒂!”

阿尔弗雷德一点也不意外地笑了。

全文走微博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09263089189145                (lof说我敏感词???)


按正常的剧情发展,他们现在应该要在一起了。

但是很遗憾。

当亚瑟在流星雨结束后的那个黎明醒来时,卧室里只有他一个人。

不过阿尔弗雷德也没有消失,亚瑟在厨房里找到了他,他替亚瑟做好了早餐,两个人像往常一样一起坐车去学校。

一切都像往常一样。

两个人都对那晚的事——那个有着月光、狂热、混乱又梦幻得令人迷醉的夜晚发生的事——只字未提。

亚瑟不知该是什么心情才好。他对阿尔弗雷德没有改变的态度抱有近乎感激的庆幸,却掩不住在那之后空荡荡的失落。

什么都没变。

怎么能什么都没变呢。

亚瑟反复地想,却也参透不出自己期待的是什么。

或许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这种东西根本不值得在意吧。

自己本来也就不是什么特别的存在。


等待日全食的过程中,亚瑟从包里翻出了阿尔弗雷德那块表,慢慢地戴在手腕上。

阿尔弗雷德住了这么些日子,工资也发下来好几次,早够付亚瑟那小破房子的租金赎回这块表了,可他没有。表就被亚瑟一直好好地锁在柜子里,这还是亚瑟第一次戴。

毕竟还是不喜欢吧。

亚瑟看着表笑了。

阿尔弗雷德一直就对天文不感兴趣啊,不感兴趣的东西又怎么可能会在意。

等看完日全食,就把表还给他吧。

亚瑟恍惚地想,天色忽然暗了。

——是日全食。


世界被黑暗所笼罩,气温瞬间冷下来,天空中只高悬着一轮仿佛在燃烧一般的明亮圆环。

亚瑟努力地向前探出身子,想将它看得更为清楚。明明已经戴上了专用的保护镜,可他仍然觉得双眼快要被这光亮灼伤、几乎要落下泪来。他无法呼吸,神圣的景象让他移不开眼。

只有短短两分钟的时间。

两分钟之后,日食会结束。

而亚瑟费尽心思护着的那个秘密也再也不会有后续。


不知是看得太出神还是想得太入迷,亚瑟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进入了天文台。

直到一双手环上他的腰。

是阿尔弗雷德。

亚瑟不用回头都能知道,那人的脚步声他早就熟悉了。

阿尔弗雷德从后面抱住亚瑟,眯起眼看了看阿波罗的光环。

“你还真是喜欢太阳啊。”他像是自言自语一般感叹了一句。

亚瑟看着他向天空伸出手,握拳,把太阳攥在手心。

阿尔弗雷德缓缓牵起亚瑟的手,小心翼翼,像在举行一个神秘的仪式。

然后,亚瑟感受到,从无名指指根处传来的金属触感。

细细的一圈,依稀有些凉,却分明带着阿尔弗雷德的温度。

——是一枚银戒。

——就像是摘下了太阳一般。

“喏,送你。”

亚瑟低着头,想嘲笑这小孩子把戏,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我这几天呢,好好地想了。”阿尔弗雷德握紧亚瑟的手,歪着脑袋想捕捉他的视线,“虽然我现在不太富裕,也不是很懂天文。”

“但是,我很爱你。全世界、全宇宙第一爱你。”

“你说,不要让别人阻碍你的脚步,要抓住自己所想的。”

“过去的几十年我都从未这么做过。但从我离家出走的那一天、踏进便利店、遇见你的那一天起,我就决定要开始新的、属于我自己的生活。”

“我也有想要紧紧抓在手里,用尽全力守护的东西,为了他我在所不惜。”

“所以啊,尽管之后可能会很辛苦,但我会很努力地学习天文、很努力地让我们过上好生活的,我们还可以一起养一只猫。”

“所以,嫁给我吧。”

end

评论(9)
热度(29)

© 音域崩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