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duanzi)手/APH/全职/DRRR/唱见
世界中心ぐるたみん
主推:mafutin 叶黄 米英 💙大宫sk💛
最近沉迷野良神
头像是奏哥给的!!!!
谢谢各位看官的关注!

風邪を引く

*新年快乐  太久没写了简直没眼看

*复健产物能当作生日贺文吗@想吃酱蟹拌饭 (还会有的别打我

*其实是圣诞背景


说到圣诞,会想到什么呢?

礼物?圣诞老人?都不是。

赤ティン打了个喷嚏,把毯子裹得更紧了些。

冷。

拜突然到来的冷空气所赐,赤ティン感冒了——在平成年的最后一周。该说是不幸吧,可正好在平安夜,这运气想来还真是没谁了......难得まふまふ来一起过圣诞,病情却很不给面子地继续加重。原来以为很快就能好,没想到第二天就起不来床了。

真倒霉......他闷闷不乐地想着,想喝水却发现杯子是空的。身子才抬起来一半,まふまふ提着热水壶走了进来。给...

春天、赏花和真伪难辨的愚钝

*给细礼脑丝的点文 @不洁脑 拖了五个月真的很抱歉((

*写的乱七八糟还请多多包涵

*大概是父子模式(bu

“所以说,赏花这种事为什么会叫我一起啊……”
ぐるたみん小声嘟囔着,一边没好气地扯了扯身上繁复的服饰。
是姑姑为了今天的赏花刚做出来的新衣服,粉色和黑色的主打,适合今天的风景也很搭ぐるたみん的肤色——当然,要是樱树妖能把自己不爽的表情稍微收敛一下就更好了。
“不开心吗?”ゆう十闻言转过头来,“今年的樱花据说很好哦,再前面一点就到了。”
“跟我说樱花很好算什么啊……”
且不说樱花,就算是粉蝶花、紫藤或是绣球,他一个樱树妖见的怎么会少,再怎么好也不过是那样罢了。
再...

跟细礼脑丝的问卷呜呜呜_(:з」∠)_这是沙雕版()正经版会有的吧……大概(!?)
话说好糊啊!!没有ps的痛呜呜……
@不洁脑

流れ星

亚瑟柯克兰独自待在天文台。

他看看表。时间才过去了十几分钟,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他坐立难安地在房间里兜兜转转,再次检查过所有仪器,打开电脑,再度确认时间。

【据预测,将在09:15出现日全食】


这是亚瑟第五次见到他。

大半夜来便利店的人并不多,待一整晚的就更少。亚瑟很难不去注意他。

青年看上去与他年纪相仿,一头耀眼的金色短发,黑框眼镜后面是一双清澈的海蓝色眸子。

青年每次都在十一点光顾,买一杯一美元即可无限续杯的廉价黑咖啡,在靠窗的倒二个位置坐到五点才离开。

他毫无疑问是个外向的人,第一次见面时他们聊了很久——说是聊天,其实只是青年单方面一个劲地说而已。

亚瑟并不...

倒数(part24)

我,置身与虚无之中。
身体轻飘飘的,痛觉和寒冷的感觉都消失了。目光所及之处什么都没有,也听不见任何声音。想要活动一下手脚,但身体不受控制。
我,这是死了吗?
为什么?
之前发生了什么?
好像有一句很重要的话还没说出口。
想要向那个人传达出什么。
是什么?
是谁呢? 
我竭力回想。
突然无边无际的海水向我涌来,迅速将我淹没,冰冷的海水冲进我的鼻腔。下意识地张嘴,口内仅残存的一丝空气也流失了。我剧烈地咳嗽,吸入的海水使口鼻气管以及所连接的肺部仿佛被灼烧一般剧痛无比,窒息的感觉充斥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
眼前总算有景象出现,却模糊摇动得格外强烈。
我大概是正在向海底沉入吧。
几块不规则的光斑映照于视网膜上,耳中听见的...

倒数(part23)

在第二十四次做那个梦之后,赤ティン打算做点什么。
他穿好衣服,走出家门。
“哎呀,屠龙使大人,这么晚了是要上哪去啊?”喝到半夜的醉汉倚着树口齿不清地高喊。
赤ティン没有回答,匆匆从他身边走过。
他要去找回自己丢失的“某物”。
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丢失了什么,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
但他总是觉得,只要找到了那个东西,一切问题都会得到解答。
其实,等到天亮再去找也没事吧。
但赤ティン不想再等了。
万一就晚了那么一步,和那个东西失之交臂怎么办呢。
他不想再失去了。

前半夜的雪刚停,空气干冷并带着清新好闻的味道。
没有风,赤ティン搓了搓手,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进。
偶尔有乌鸦拍打翅膀的声音。
赤ティン身披繁星,行走在无边的夜...

《室友情侣》repo 【占tag抱歉】

Repo的开头先高调表白甜白太太 @公子甜白° !!太太产粮辛苦啦XDD

其实本本周一就到了but这几天在忙考试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拿到本子的瞬间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买之前并没有看试读所以对本本的内容抱有各种意义上的幻想。太太的文一如既往的炒鸡甜!!!各种吐槽也是笑点满满gay里gay气(雾)然后就被同桌问了“为什么看本子的时候一脸谜之微笑”…虽然在人称上出现了一点点bug但并不影响阅读w我叶男友力超越天际!我黄可爱到boom!言语无法形容内心的激动只能到操场狂奔三圈。我很冷静!此生无悔入叶黄!太太的粮非常美味!再次高调表白(比哈特)...

倒数(part22)

赤ティン睁开双眼。
他躺在一艘放满了白花的木船上。
小船于风平浪静的海面漂着。

赤ティン一时间有点搞不清状况,花了好长时间才想起些什么。
我…这是从世界尽头回来了?
他缓缓坐起身。然后,
狠狠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
啊好痛!这么说我没有在做梦?!
赤ティン含着一腔被疼出来的热泪,把船靠岸,急急忙忙地冲了上去。
如果是真的,那…
赤ティン环顾四周,沙滩上躺着的人们正陆续苏醒过来,想必是之前的魔物大军。天空晴朗,阳光明媚,海风习习吹拂。

一切都美好得令人几欲落泪。

目光在人群中搜索,总算是发现了目标。赤ティン冲远处那个熟悉的背影跑去,喊道:
“ぐるたみん桑!”
“赤ティン桑!你真的成功了啊!”ぐるたみん激动地...

catch

1 / 2

© 音域崩坏 | Powered by LOFTER